感觉动物

爱丁堡的百利甜只有加拿铁的,叫Baileys Lattle,嘱咐不要拿铁,就百利酒,牛奶,冰块,刚刚好份量。碰杯,朋友说,单身快乐。我说我单身惯了那你快乐吗?她说快乐,但我不能确保我每天都这么快乐,也许回到家,发现一切一如往常,又不再快乐。
点了杯cappuccino,喝一口觉得不对,放几次糖,再喝还不对,加小半杯奶,再喝,终于对了。俨然一副感觉不对时无法掩饰的对人事物的厌恶姿态。当然这也有个人的原因,明明不喜欢苦味,选择时偏偏跳过含奶的英式早茶或甜的热巧,选卡布基诺,最后又调成英式奶茶和热巧的味道才喝。
我对事物的喜爱有两种,一种是一口饮尽的吸引,一种是闻香醇厚的不舍。前者依赖于习惯,后者依赖于想象。espresso闻起来有irish coffee里威士忌的味道,喝起来觉得真难受。不喜欢浓咖啡,凡有苦味都要加很多糖。但每次都会被自己的想象吸引,想象一种无法排除的可能性,又决定点那杯根本不喜欢喝的浓咖啡,真讨厌自己这股矫情劲儿。假设猴子其实不是真的喜欢香蕉,白兔不是真的喜欢胡萝卜,猫不是真的喜欢鱼,都是自己骗自己说喜欢,是因为生活太无趣拟的冷笑话。

也许爱情是不存在的,是人们酒足饭饱之后营造出来的自我感觉。

标签: 随笔 游记
评论(2)
热度(6)

风中的树

© 思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