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每一滴雨水里

我跟朋友说,我自己一个人的旅行,和跟她们一起的旅行是很不一样的。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很真实,甚至是个不好看的女疯子,体验这世界的所有不美好也觉得美好,但往往拍不到我想要的东西。而自己一个人的旅行,一般不说话,就只是走路,或者停下来一直拍,看起来很孤僻,同样是体验这世间一切不美好也觉得美好。吸引独自行走的是一种等待的可能性,我可以不干别的,专注的搜索攫取,这样的未知很吸引人。
喜欢旅行的人大概都在躲避,躲避陈旧,躲避一成不变,躲避正在进行的关系,新鲜的空气真的太让人幸福了。很自由,自由会让人上瘾,推掉所有需要经营的关系,来到无人认识的地方,和不认识的人调情,爱来就来要走就走,来去自如,轻易得到取悦,轻易忘记伤害,因为肤浅的关系不需要深刻的取悦,不深刻不易有伤害。
取悦我的是在风中会跳舞的树,是一睁眼看到薄荷绿色草原上星星点点的白色的雪,是火车站升降梯,把自己穿越似的带上爱丁堡陆面,阳光洒着的古城迫不及待要展示她的寒意。路过音像店想也不想的推门进去,本来想买张苏格兰风笛,老板他却说《Brave Heart》里面并不是纯正的苏格兰风笛,偏爱尔兰风格,于是站在试听器面前一张一张的试听,过会儿他拍拍我,用带有苏格兰口音的英语说你看今天月亮很大很圆,在那,手指过去。
取悦我的是这种巧妙的矛盾,和诱惑的有安全感的未知。忽然觉得,生活在每一滴雨水里,不一定要拍出来,不一定要写下来,尽情感受就好了。

标签: 随笔
评论
热度(22)

风中的树

© 思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