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弱得想要抓住的光 

像你和别人打了勾勾对方却没有赴约 

一个人喝掉很多听冰镇可乐 电影院的气氛又困又冷 片子一部接一部直到黎明 

没有人来 只剩单薄的外套下那件特意准备的礼服裙 在夜里室内的阴风中瑟瑟发抖 

一种比高潮还兴奋的颤栗 

自诩摄影大师的人也会冲出来一卷没上成片的空胶卷 谁又来保证你 


但你还是相信他会出现 不是吗

 
标签: 胶片 摄影
评论(15)
热度(18)

风中的树

© 思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