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

我的外国朋友里,有一个BBC,叫艾力克。他喜欢戴一个绿色反光镜面的墨镜,背双肩包穿亮色运动球鞋,有一脸络腮胡,是学生代表。不仅如此,这个上课从没有不发表观点的阳光男孩还喜欢凑到我们一圈中国人里——当时必定在叽喳喳地鸟语般说着中文——然后认真严肃地点头,用英文插一句,嗯对我也这么觉得。

我和艾力克曾经很暧昧过一段。Whatsapp聊到他从德国面试回来,那一晚我们在朋友家开party。散场后他送我回家。在路上聊人生,聊理想,聊他在德国的奇遇,聊我们为什么选择考文垂又是否喜欢这里,聊各自的恋爱史,聊我为什么就是不跟他dating,“只是dating而已啊。”凌晨三点半的大街上,路灯下,空无一人,他像一把钥匙在耐心地试探我,而我没完没了的笑声告诉自己在身体里那么多复杂的难以言说的卡槽,居然都一一被匹配了,只等他转动着开启这把未知的锁。等到希望夜路不要走完,出租车不要来,拥抱不要停伸进我头发里的手不要抽离,抽离之后跑过去贴着车窗说到家给我发信息,车窗感受到我一副生怕玻璃太厚他听不到的焦虑因而随着手指的温度迅速聚起水雾,没有答案的告别,告别之后希望车子不要开走,开走之后,一个人站在家门口,感受这场不完整的浪漫。

我把这零零散散的浪漫归结于愿意。你不想要单独的约会,那好,我愿意做饭,所有人都来我家。你想走路回家,那好,我把出租车叫到你家门口,然后我先送你回去,再坐车回家。中国人喜欢生的鸭子弄死了再吃?那好,我愿意去活捉一只。就连到最后我依然还是无法打败内心的焦虑和慢热,也实在不能像资产阶级无偿占有劳动般剥削别人的剩余价值,拒绝了又一个dating的时候,他也是“no小姐,你是这辈子都不打算和我说yes了对吗?那好,我愿意放弃了。我不会再问,别担心。”


愿意是一个很浪漫的词,浪漫到骨子里去。


《X战警》里查尔斯爱瑞雯爱到恢复读心的能力试图去寻找她唤醒她,却不够浪漫: 

——你必须回来。

——必须。查尔斯,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必须和愿意听起来像两个互相对抗的阶级。想象在浪漫的婚礼殿堂,支撑着完美穹顶的建筑结构神圣而庄严,座椅整齐排列,新娘在耶稣的指引下穿越整个宇宙中经过的茫茫的路人,来到新郎身边,饱含泪水,楚楚动人,直到神父开始念:

“新娘,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你必须爱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远。”

这倒好,连心悦诚服,百感交集的“我愿意”都不必说了,连进入坟墓之前最后一次即使是自欺欺人的浪漫也不必维系了,夫妻双方在结婚当天交换生活条件,在戴上戒指的一刻合同成立,然后礼乐响起,花童撒花,全场鼓掌起立,离开一场完满的签约仪式。


避开爱情不谈,愿意甚至是遇到一片完整的树叶,遇到落在地上的一簇饱和的光影,站在它们面前驻足停留的时间。最近才发现,自己可以练字,看书,摘录,一个人安静地坐这么久。我想大概它们触到了我的“愿意的点”。同样,我也尝试着在弟弟身上寻找过这样的点,可他连最喜欢写的数学作业都完成得飞快,我一张字帖还没摹完,他就如释重负,兴高采烈地找他的赛尔号去了。我被他这种如释重负击中,更唤醒了身体里强大的求知欲,非要掘出他所谓愿意的点来。我开始平心静气地搜刮和他的记忆,是否有一个时刻感到他真正的愿意,真正的自我过,而我已经离开他太久,他已经改变了特别多,甚至有一天放学回到家,我问他看电视吗?玩电脑吗?手机?Ipad?打球吗?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 

那你到底想干嘛。我不解了。

我想在房间里发一会儿呆。


所以,愿意同时又很残忍。它和时间挂钩,会有赏味期限也不能急于求成。它度量价值时从不用理性的标尺,只要你愿意,甚至能跟手机谈一场恋爱。更别说有可能因谁的“逢场作戏”而赴汤蹈火,为伊消得人憔悴,却把谁的“正心诚意”当成一个冬天里的冷笑话。

于是“正心诚意”不干了,像一个单恋已久的男闺蜜,不愿再接受热恋中的你给他倒的有关另一个人的苦水。他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跟我提起他了。 

他还可能说,早知道当年我志愿填到那里陪你。

他还可能说,你喜欢谁都不可以,我就要你和我在一起。

有天甚至你一发狠答应了他,他还可能说,我要你发自内心的喜欢上我。发自内心的愿意,顺其自然的愿意,为此积重难返,目的无非是营造一种“功夫不负有心人”的自我感觉。但就像刘瑜说的“功夫常常是会负有心人的;功夫负不负有心人本该没有那么重要的;‘有心’的价值是不能用负与不负来衡量的。”它应该是陈奕迅声嘶力竭的歌里,重复而短促地表达的情感递进,“不甘心,就是不甘心,不过我肯等。” 

所以当矛盾出现的时候,当内心的正反两个小人开始打架,应当尝试着跳离付出与回报、期待和答案这些无解的死循环去。


想象有一天,弟弟做着他真正想要花时间做的事,对我说,姐,再给我两个小时可以吗?

想象无论是被作为还是被接受的一个“正心诚意”,都什么负面情绪也不听,赖在别人心里如磐石一般,不需回报也无以为报,兢兢业业地站成浪漫的,绵长的表白。


在愿意面前,未来遥远得没有形状,我们专注得没有烦恼。

 
标签: 随笔
评论(21)
热度(50)
  1. Jupiter思鹭 转载了此文字

风中的树

© 思鹭 | Powered by LOFTER